北市選戰,為什麼總是他在出包

台北市長選戰打到現在,有個奇怪的現象:出包的總是連營。也不是說柯P陣營都沒有出過包,但是連營不管是新生高架地下化、working stay、MG149到這兩天的廣告抄襲事件,大包小包不斷,而且很多包都是網路鄉民踢爆的,為什麼?

一言以蔽之,這就是國民黨的文化與結構造成的。

國民黨手上掌握大量政經利益,在國民黨內出頭的方式就是靠關係與利益的結合,形成牢不可破的利益共同體。這些人長於搜刮,但真的叫他們做實事,就捉襟見肘,只能靠謊言和拐騙來混過去。在沒有網路的時代,國民黨還能靠掌控媒體來文飾;今天網路如此普及,鄉民之中多的是能人異士,國民黨再用相同的方式亂搞,被踢爆嘲諷也只是剛好而已。

回到市長選舉上。連營的競選團隊,基本上就是國民黨原本的利益共同體,這些人要是沒有國民黨的蔽蔭,什麼實事也幹不好;放到網路上給鄉民陽光照一下,自然醜態盡露,天天出包。

市政不是市長一個人幹的,而是靠整個團隊。連營的團隊在選前就如此無能,真的給他選上了,市政會敗壞到什麼程度,也可想而知。好在台北市民眼睛雪亮,連的民調始終沒有起色,現在就等月底正式宣判了。

Posted in 亂寫隨筆, 政治, 網路文化 | Leave a comment

Daring Fireball 格主 John Gruber 的演講,部落格主、新媒體都該看

Daring Fireball 是個在果粉界十分有名的個人部落格,格主 John Gruber 的寫作風格相當辛辣,但觀察獨到,很有個人特色,科技迷不可錯過。上面的影片是他在2014年九月於XOXO Festival的演講,提到他從業餘寫作到成為全職部落客的心路歷程,同時談到 Daring Fireball 的經營模式。很可惜這段影片全是英文發音(廢話),我不能像對岸某些無良媒體一樣,在未經同意的情形下全文盜翻(事實上也沒那個中國時間),所以下面只會做一些摘要,另外加上我自己的看法,與各位分享。

我的重點會放在他收入模式的轉變,因為這或許會是所有個人媒體和新媒體最關切的焦點。

一開始,Daring Fireball 只是 John Gruber 正職之外的個人興趣,從2002年八月開始寫作。寫到2006年時,他辭去原本的工作,全力投入寫作 Daring Fireball 。當時 Daring Fireball 並不開放所有文章免費閱讀,而是採用訂閱制。只有付費訂戶能看到完整的RSS文章,訂戶只要訂購一件專屬 T 恤,即可享有一年的訂閱期間,每個訂戶會獲得專屬訂閱網址以及密碼,可透過各種離線RSS閱讀軟體或 Bloglines (當時最紅的 RSS 閱讀服務)來看文章。

到了2007年情況有所變化。愈來愈多用戶使用 Google Reader 來訂閱 Daring Fireball 的 RSS,但 Google Reader 並不支援密碼登入功能。於是 Gruber 改變他的收費方式--開放所有文章免費閱讀,轉為每周固定接受一家客戶的贊助。贊助商會出現在 RSS 之中,有一篇短文介紹其服務,目前每周收費美金 8,750 元。Gruber 說他改用這種模式一陣子後就廣告滿檔。

我覺得這樣的收費模式相當有意思,它有幾個好處:

  • 讀者體驗更好:在 Daring Fireball 上,看不到任何廣告,版面簡單到不行。讀者看到的只有 Gruber 的文章,這種極佳的閱讀體驗是在其他廣告滿天飛的商業網站上看不到的。(不過我對他的網頁配色很不滿意,深灰底白色小字,讀起來很痛苦。還好可以用閱讀器來看。)
  • 跳脫傳統網路廣告重量不重質的迷思:在演講中,Gruber 痛批傳統網路廣告以 CPM(每千次頁面展示成本)來當做主要指標的做法,因為這樣根本沒有辦法衡量內容的價值。Gruber 舉例來說,他費盡心思寫作的三千字長篇文章,讀者花十幾分鐘讀完,算一個 impression;內容農場花三秒貼個搞笑影片,讀者花五秒看完,也算一個 impression,這非常荒謬。Gruber 也嘲諷用這種白爛指標的廣告業者,事實上根本不在乎內容;Gruber 也批評那些為了多幾個 pageview 而搞分頁的網站,讀者根本不會看所有分頁,在第一頁就跑光光了。
  • 定位精準:Daring Fireball 不是那種什麼都寫的媒體,它的特色與定位非常清楚,就是以蘋果產品為中心的科技評論。據 Gruber 自己的說法,會看他的網站的人,很多都是完美主義者、設計師、忠實果粉、挑剔到不行的挑夫,以及喜歡酸文的酸哥酸姐。俗話說「嫌貨才是買貨人」,只要你的產品夠屌,這些人絕對會是最忠實的顧客。
  • 寫作自由:Daring Fireball 的廣告服務,從廣告主的角度來看真是非常少(但價格並不很便宜),而且他也不搞置入這套,完全只寫他想寫的東西。但廣告主必須認知一點,只有自由的媒體才能贏得讀者的信任,老是殺雞取卵,要媒體粉飾太平,淨寫些假話,把讀者當笨蛋來耍,等媒體的公信力完蛋了,你想登廣告都沒處可登了。

至於在台灣寫個人部落格或經營小規模新媒體適不適合這樣做?我覺得值得嘗試,不過仍然有幾個問題尚待解決:

  • 廣告主:台灣的部分廣告主通常有種出錢就是老大的心態(但出的錢未必很多),不但經常要求媒體無視讀者權益配合演出,更無法容忍批判產品的內容。坦白講我認為這種作法是短視的(還記得三星「寫手門」事件嗎?)。再說一次,當讀者發現媒體不值得信賴時,賠掉的不只是媒體,所有的廣告也會跟著一起賠進去。所以廣告主真的要看開點,不要老是想叫媒體聽命行事,多給媒體一點空間,對大家都好。媒體也要有點 guts,太過份的廣告主要求絕不能看在錢的份上委屈接下,那只會讓你的自由空間愈來愈小。當所有廣告主的胃口都被養刁後,整個媒體的公信力就都爛了,大家也別玩了。
  • 部落格和新媒體本身的影響力:Daring Fireball 並不是一開始就採用每周一個贊助商的模式,而是在寫了四年,建立起一定的讀者群和影響力後才開始。新成立的部落格或新媒體,讀者群和影響力通常從零開始(除非後面有既成的媒體品牌可以灌流量),所以也不見得能夠在初期採用這種模式。
  • 定價:我不知道這種模式在台灣有沒有人用過(如果有大概也很少),所以定價會是一個問題。不過就個人部落格來說,我覺得每周三萬五的贊助費是很好的開始,一方面對廣告主來說不會太貴,另一方面只要每個月賣掉兩星期,就能維持部落客和其家人的生活。

總而言之,Gruber 的這支影片真的很值得所有搞網路媒體的人細看,並且思考一下不同的做法。特別是獨立部落客和小而美的新媒體,如何走出一條自己的路,同時又不至於餓肚子,這支影片真的很有啟發意義。

Posted in 亂寫隨筆, 反惡質媒體, 媒體思辨, 社群行銷, 網路文化, 編輯隨想, 趨勢亂寫 | Tagged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連勝文的 Short Stay 到底要做給誰看?

最近經常收看 MOD 30 台 BBC Knowledge 頻道的《臥底大老闆》系列節目,正好可以跟連勝文最近的各行各業體驗來做個比較。

《臥底大老闆》的節目是這樣的:每集都會有個企業或組織的大老闆易容喬裝成實習生,到公司各個基層部門實習,假裝是在拍攝記錄片,藉以了解最基層的各項問題,包括工作上遇到的困難、工作者自身的困境等等。

前兩天看到的一集,是加拿大多倫多交通局的執行長變裝成習實生,每天花至少十個小時體驗一種不同的基層工作:

  • 第一天:駕駛電車,了解司機員每天肩負的巨大壓力(準點發車、準確控制停車位置、處理突發事件確保行車與乘客安全,甚至是親眼目睹有人跳軌自殺的心理崩潰)
  • 第二天:親手修復大量被乘客惡意破壞的座墊,同時聽取基層員工提出的解決對策(透過廣告教育大眾,你破壞的座墊導致營運成本無法下降,最終將反應在票價上)
  • 第三天:一大早到車站開始一整天的清潔工作,同時體驗清潔人員如何面對亂丟垃圾或做出無禮舉動的乘客。
  • 第四天:和大夜班的巴士整備人員一同工作,連續一整夜進行巴士加油、清潔、車況檢查等繁重工作。巴士一台接著一台開進來,每台只有幾分鐘時間…

這裡有預告片可看。

到了節目最後,大老闆就會變回本尊,在公司總部召見曾經一同工作的基層員工。除了給予工作現場困難的解決方案,採用員工提出的建議外,同時用各種獎勵激勵他們。所有被召見的員工都驚訝得說不出話,也被公司解決問題、體恤員工的作為深深感動。

和這比起來,連勝文的 short stay 根本就是場爛戲。我們只看到他每天花一點時間做做黑手、端端盤子,完全看不到他對工作現場與市民生活困境的深刻理解,更沒有看到他拿出解決方案。每次的 short stay 不過就是擺個樣子讓「剛好路過」的鄉民和記者拍拍照,發發新聞稿就結束了。新聞稿發完,他照樣做他的公子哥兒,什麼也沒有改變。

誠心建議連勝文花個三十分鐘好好看一下《臥底大老闆》,如果連戲都演不好,還是不要再 short stay 了。

Posted in 政治, 編輯隨想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要買 iPhone 6 嗎?

iPhone 6

Apple 剛剛發表了新一代的 iPhone 6,包括兩個版本:4.7 吋螢幕的 iPhone 6 和 5.5 吋螢幕的 iPhone 6 Plus。先前每次有新 iPhone 發表時,我都會寫篇文章剖析,告訴大家該買不該買,這次也一樣。所以如果你還拿不定主意的話,就看我接下來的簡單分析吧。

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internet, iphone, 反惡質NCC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